高中队友解密你所不知道的科比(组图)

在成为NBA巨星、洛杉矶湖人队的标志和篮球界的传奇之前,科比还只是劳尔梅里恩高中篮球队的一个“王牌球员”。

在整整二十年前的那个赛季,还是高中生的科比带领劳尔梅里恩获得了1995-96年度宾夕法尼亚州高中篮球联赛的州冠军。这是他充当业余篮球运动员的最后一个赛季,那时的他在各方面都无异于一个普通的美国少年。但仅在数月之后,他就成为了NBA球员,要在数百万观众的面前和成年球员们同场竞技。

现在,科比仍然站在风口浪尖之上,只不过人们关注的焦点已有所不同。他37岁了,与湖人队的合约只剩最后一个赛季,职业生涯已进入“黄昏期”。就在上周末,他终于宣布:自己要退休了。

当科比决定挂靴的时候,他会以“NBA偶像”的方式来结束这一切。五个NBA总冠军,两届NBA总决赛的MVP,十七次入选全明星阵容,一次NBA常规赛的MVP,11次入选NBA第一阵容,两个得分王头衔,湖人队历史上的总得分王,第一个直接从高中进入NBA的后卫……他所获得的荣誉不胜枚举。

但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曾经有一段时间—一段短暂的时间里—科比也曾在两种身份之间挣扎过,“小镇英雄”还是“国际名人”?很多大人物们都经历过走向辉煌前的那一个瞬间,但没有一个人的经历会是相同的。以披头士乐队为例,走进艾德沙利文秀演播厅的那一刻,他们的命运因此而改变。

但对于科比而言,改变他命运的一刻就发生在为劳尔梅里恩所效力的最后一个赛季。在该赛季结束前,他宣布了自己即将加入NBA的消息。

本文将向你讲述那一段时期的科比。20年后,当年环绕于他身边的人—和科比一起赢得1995-96赛季州冠军的劳尔梅里恩高中篮球队的队友和教练们,向我们回忆了那时侯的故事。

1996年获得“州冠军”的那支劳尔梅里恩高中篮球队。图片来源:Mashable

因为父亲—“甜豆”乔·布莱恩特(Joe Bryant)在NBA生涯结束后决定远赴意大利联赛打球,所以1978年出生于费城的科比,其大部分的童年时光是在意大利度过的。在1991年父亲退役之后,布莱恩特全家又由意大利搬回了美国老家,居住在费城郊区的劳尔梅里恩镇上。

大卫·莱斯曼:我记得那个时候,八年级的篮球教练对我们说:“有新人来了,他爸爸是NBA球员,自己也很厉害,他要加入我们的球队。”那时,刚刚八年级的科比身高6英尺1英寸(约合1.86米),梳着小辫子,会投三分球。

德鲁·唐纳:起初,他被称为“乔·布莱恩特的儿子”。人们会说: “嗨,这是乔·布莱恩特的儿子,一个八年级生,你们一定要看看这个家伙。”

格雷格·唐纳:科比很早就显露出了在篮球上的天分。他身材修长,而且还有继续生长的空间。但我知道科比拥有什么样的基因,他那身高6英尺10英寸(约合2.08米)的父亲就站在场边呢。讽刺的是,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曾经买过“费城76人”队的季票,在现场看过乔·布莱恩特打球。当时,我和科比的爷爷坐在同一区。”

盖伊·斯图尔特:科比很高,技术也很不错,但他的身体素质有点弱。我记得我们的第一个赛季开始于4月20号。在那时,你已经能够从他打球的方式看出他有多热爱这项运动。

珍妮·马斯切安诺:“我没想到他日后会飞黄腾达,当时他只是一个十五岁的高二学生,对我而言,他和其他的孩子没什么区别。”

随着科比开始以新人的身份代表劳尔梅里恩高中征战赛场,球队的成绩也一年比一年好。在科比的第二个高中赛季里,劳尔梅里恩在争夺地区冠军的决赛中输给了切斯特队,又在季后赛中输给了黑泽尔顿。对于那个时候的科比而言,获得“州冠军”还是一个难以企及的梦想。在他踏入第三个高中赛季之时,他对球队成为“全州第一”抱有深深的期望。

格雷格·唐纳:“第三个赛季,我们依然输了。赛后,科比发表了一场简短但富有激情的演讲。他首先告别了那些即将毕业离队的队员们,而后又对还留在球队的人说:“我们绝不能让这样的失败再重演了。”从那时起,球队开始焕发出新的活力。

盖伊·斯图尔特:高中的时候,我和科比的关系很好。赛后,我知道自己在高中的篮球生涯已经结束了,于是在更衣室里哭了起来。科比也哭了,但他还是走过来安慰我说:“看吧,明年我们就不需要再经历这些了,明年我们一定会赢的!”从他脸上的表情和说话的口气来看,我知道他将会为了明年的“州冠军”而赌上自己的一切。而我完全地相信他。

作为球队的“王牌”,科比带着一个“州冠军”的梦想来到了1995-96赛季,他的周围聚集着一帮同样意志坚强的队友们。

埃默里·达布尼:我猜,如果你仔细审视我们的球队,给每个人都分工的话,那么技术上而言那时的科比应该算是我们的“小前锋”。但实际上他什么都做,他又投篮,又防守,有时还要负责在场内运球。

德鲁·唐纳:如果没有科比在队伍里,那么我们只能被称为是一支“还算像样”的郊区高中篮球队。但有了科比以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我们可以展开快攻,使球队变得更加灵活机动。我们把每一个成就自己的机会都留给了科比,为他提供了尽情施展才华的舞台。

大卫·莱斯曼:在高中的最后一年,他比往常都要更加努力,因为我们还没有得过“州冠军”,而我知道他渴望这个荣誉。对于那些年轻的队员们,科比也比往年更加严厉,有时他也会小小地教训他们一番。这是最后的一年,而他真的很想赢得“州冠军”。

汤姆·佩蒂特:我觉得他人很好。在10年级的时候,我是一个瘦小的孩子,还经常旷课。但当时的我一直认为:“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成为一名经理。”同年级的一个孩子取笑我,但科比却站出来为我说话。细节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我记得确实是科比帮了我。当时我就在想:“天哪,他可真棒。”

戴夫·罗森伯格:你几乎会觉得很对不起教练们。看上去就像是,如果球队赢了,那是因为队里有这样一个伟大的球员;而如果球队输了,则完全是教练组的错。

格雷格·唐纳:当队里最棒的球员还最为刻苦的时候,一切事情都会变得很简单。他每天都第一个出现在球场,最后一个才离开,他总是第一个开始训练,第一个到力量房报到。但我身上承担着巨大的压力,我常说:“如果科比·布莱恩特扭伤了脚踝,我们就会立马变为一支平庸的球队。”除了“州冠军”,任何一个名次都会令我们失望。

罗比·施瓦茨:在训练中,球队会安排两个人来防守科比,我就是其中之一。我们会不住地对他唠唠叨叨,“唠叨死他”就是我们的战术,我们要尽可能地缠着他。

德鲁·唐纳:我曾经效力于NCAA(美国大学生篮球联赛)的三级联赛。早期,格雷格令我在训练中防守科比,那时我真正见识到了他富有竞争力的一面。他从不懈怠,也不在乎防守他的是不是一个35岁的教练。他的进攻经常令我无法招架。

布兰登·佩蒂特:有一次,他的鼻子在训练中受到了撞击,鼻血直流。他敷着毛巾走下球场,准备去往教练的办公室。就在路上,他捡起了一颗球,颇为无奈地在半场把球扔了出去,球竟然进了。

罗比·施瓦茨:他用右手捂着脸上的冰袋,在场外走来走去地要球。有人把球扔给了他,他用左手接住,在三分线以外五英尺的地方单手投球,然后球进了,他又默默地走出了球场。左手投球!我们其余的人都愣在了那里,想着:“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少年科比并不仅仅给队友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高中联赛里,劳尔梅里恩的对手们经常因他而感到不堪重负。

德鲁·唐纳:当时我们在南卡罗来纳州参加沙滩篮球经典赛,我记得当时的对手是来自俄亥俄州的中央天主教高中,他们队里有一个身高7英尺(约合2.13米)的典型美国式中锋,名叫贾森·科利尔(Jason Collier)。我们的第一场比赛就是和他们打。当时科利尔拦住了科比的一次进攻,人群中开始爆发出惊叹声。之后我们马上叫了暂停,科比说:“把球传给我,我要在他的脖子上完成扣篮。”那时正处于我执教第一年的赛季初,我和球员们还处于相互了解的阶段,于是我认为这只不过是高中生在说大话。然而,回到场上后,科比很快就压着比自己高半尺的科利尔完成了一次凶狠的大灌篮,他扭住了科利尔的,还造成了对手犯规。我觉得,真正神奇的不在于他说了什么,而在于他一走上赛场马上就能将其兑现。

格雷格·唐纳:他在球场上的表现经常令人难以置信。有一次,他用左手在左耳后接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空中传球,还把球投进了。在那个扣篮发生后,我开车回家,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幅幅类似的场景:格兰特·希尔(Grant Hill)的扣篮,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的扣篮—一个高中学生的扣篮竟然和职业球员们的扣篮一样震撼,这怎么可能呢?

布兰登·佩蒂特:太疯狂了。当你在NBA的扣篮大赛上看到科比那些精彩纷呈的表现,你唯一会想到的只有:“嗯,这些我都已经见识过了。”站在这个角度上,我们都被科比“惯坏”了。

不过,预言一个高中生将会成为NBA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似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科比周围的人到底认为他能走多远呢?

埃默里·达布尼:我们知道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很棒的NBA球员,因为他具备良好的职业素养。但预言一个17岁的人以后一定会入选名人堂?这简直不可能。

在和切斯特争夺地区“冠军”头衔的比赛前,球员们靠在一起为彼此加油。图片来源:Mashable

在1996年的一场比赛中,教练格雷格·唐纳正在对球员发出指导。图片来源:Mashable

随着1995-96赛季的逐渐临近,围绕在科比身上的注意力也在成倍增加。然而,在智能手机、社交媒体和高中体育线报还未普及的那个年代,科比在校园中的“成名”多少带有一些“复古”的感觉。

汤姆·佩蒂特:起初,比赛场地里的观众增多了,懂篮球的人蜂拥而至;而后,当地的新闻媒体也闻风而动;再然后,国家级的新闻媒体也来了。科比的篮球故事正式拉开了帷幕,而且愈演愈烈。

杰里米·崔特曼:十二月的时候传闻达到了顶峰,有消息称他正在考虑由高中直接进入NBA联赛。到了季后赛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似乎正在照顾一个像布鲁斯·斯普林斯廷(Bruce Springsteen)那样的大明星,那真是令人难忘的场景。

戴夫·罗森伯格:那是还没有社交媒体的年代,不像现在,一个高中篮球明星的“精彩集锦”能够传遍整个YouTube。在那时,一个高中生的短片能够登上ESPN或当地新闻,真的非常了不起。

罗比·施瓦茨:如果你往回看,1995-96的那个赛季很像美国的第一场真人秀。到赛季末,如果场边没有出现一个摄制组的话,大家都会感到很奇怪。

格雷格·唐纳:到处都是跟拍我们的摄像头,有时它们会成为一种困扰。但科比的耐心程度令我印象深刻,他会从车里往外扔运动鞋给孩子们,还会给球迷们签名,一直签到手腕酸痛。

杰里米·崔特曼:那也是一种挑战,因为你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到一个17岁的男孩。

珍妮·马斯切安诺:高三的时候,科比总是到处飞来飞去,有时几天都不能来上课。但每次他出现的时候,都会带着写好的作业一起来。

埃默里·达布尼:在外人看来,科比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但对我而言,科比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我们的球队也依然团结如初。对于我们来说,科比的存在意味着:“我们的队伍里有一个非常棒的球员,而我们是一支非常出色的球队。”我们并没有把他当成什么“名人”。

汤姆·佩蒂特:以往,在训练结束之后,我经常会请求他指导我投几个篮板球。我们俩会一起站在篮筐下,一个球一个球地投。后来他出名了,训练一结束就要开始为小球迷们签名,这时候我就变成了那个替他拎包的人。他只比我大三岁,但我们之间的差距可不只这么多。

即使被镁光灯环绕,科比内心的意志和动力始终像一团火般燃烧着,这才是他能够成为传奇的核心因素。

杰里米·崔特曼:在对抗训练时,我们本来只有15人,于是又找来了第16个人,他是我们“替补中的替补”。在人员不均衡的情况下,他经常会被找来和科比配对。当时我们正在进行“三对三”的训练,对方投中一球,紧接着球落到了这个替补的手上。然后科比大喊:“罗比!罗比!把球传给我!”

罗比·施瓦茨:然后我在心里想,“这不是一个拿科比作诱饵的绝好时机吗?没有人会猜到我要投球!”我从外围包抄了进去,假装要传球给科比,但实际选择了自己上篮,但球没投进。紧接着另一队轻松地拿球得分,当时科比简直气疯了。

杰里米·崔特曼:在接下来的1小时27分钟的训练里,科比一直瞪着那个小子。即使是在中途喝水休息的时候,科比的目光都没有从他身上移开半分。当天晚上,我开车回家,在一个红灯前停了下来。突然间,我开始不住地敲打着方向盘,“我终于知道了,这就是他成功的原因。”

罗比·施瓦茨:一两个星期之后,我们又进行了另一项训练。我向他发起了“二对一”的进攻,然后又故技重施,假装传球但是直接上篮,但这次我成功了。他一副“这里我做主”的表情,充满戏剧性地扭头便走。而我则把球从篮筐里取出,扔向了坐在地上的他。那时,我在场内跑来跑去,挥舞着双手,仿佛自己才是这片篮球场上的主角。但面对着我的队友们,全都睁大了眼睛,对我指指点点。而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神来一笔”—在我转身的那一刻,一颗球砸在了我的脸上。我像鸭子一样地躲闪着,他竟然拿球砸我!

戴夫·罗森伯格:在我的印象中,科比从不会拖拖拉拉,他永远都保持着百分之百的竞技状态。而这种强度也会逐渐影响到你的队友。我们的训练总是很在状态,很激烈,那种真正的“一致性”令我一直难以忘怀。

汤姆·佩蒂特:他有几个好朋友,和队友在一起时也显得十分正常和友好。但我记得有一次,他来参加一个派对的时候,绝大多数时间里都是孤零零地一个人呆着,但我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当我们还在饮酒作乐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和费城76人队一起打球了。

布兰登·佩蒂特:对我来说,篮球只是闲暇时光里的消遣,但对他来说,篮球是一份全职工作。

德鲁·唐纳:虽然儿子拥有如此高的水准,但他的父母却很懂得“放手”,这很不寻常。在我看来,科比的父母既关心他也支持他,但从不会逼他。我想,科比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靠的仅仅是自己内心的动力。

罗比·施瓦茨:我认为他对自己的潜力心知肚明。他总是说:“没有人能够像我一样刻苦,因为我愿意牺牲掉自己的一切。”你想想吧,在那个年纪里,大多数孩子所关心的只是今晚谁会来请他们喝啤酒。科比身上那些可贵的品质是17岁的我所不能理解的,但现在我反而更加欣赏他。

随着1995-96赛季的深入,劳尔梅里恩高中的“王牌们”距离他们“州冠军”的梦想越来越近。与此同时,围绕在科比身上的传闻也愈演愈烈—他会直接加入NBA呢,还是会去上大学?

德鲁·唐纳:我曾经亲手将来自杜克大学和肯塔基大学的快递包裹递给他,但有一次我甚至不知道他是否有将包裹打开。当时我在想,“伙计,这可是杜克大学啊!”但看上去,这仿佛已经是他从教练那里收到的第17个包裹了。”

埃默里·达布尼:因为费城76人队的教练约翰·卢卡斯(John Lucas)的女儿也是劳尔梅里恩高中的学生,所以在高三前的那个夏天,我和科比很幸运地能够和76人队一起训练。即便如此,科比并没有被NBA的职业球员们吓到。他试图和成年球员们进行“对抗”,尤其是和杰里·斯塔克豪斯(Jerry Stackhouse)。斯塔克豪斯也是一个极具竞争力的球员,冲上来“挑衅”的毛头小子科比令他感到十分不爽。他们大“战”了几个回合,初出茅庐的科比竟然略占上风。因此,两个人在有一天差点发生口角。

德鲁·唐纳:当时我希望他能先去大学读个一两年,因为17岁就进入大联盟的人实在是太少见了。我只是希望他能安然地度过这一切,觉得一到两年的身体训练能够对他有所帮助。然而,没有人比他自己心中的“那团火”更明白他想要的是什么。

埃默里·达布尼:在与76人一起训练的那个夏天结束的时候,他在开学之前告诉我:他准备直接进入NBA。对此,我们曾有过争论。他认为,如果进入大学,很多其他的事情将会干扰到他的训练和比赛。他喜欢NBA,喜欢那种盛大而公开的比赛,认为只有那里才能让自己真正地成长起来。在我看来,和76人一起训练的那段日子在他的心中埋下了火种,他感觉到自己已经准备好迎接NBA了。

杰里米·崔特曼:当我们在季后赛中击败了斯克兰顿高中的时候,我们其实是“绝杀”了他们,因为那场失利也就代表着他们本赛季的结束。然而,在赛后,斯克兰顿高中的球员们仍然围住了科比,和他握手,让他签名。

在通向“州冠军”的路上,劳尔梅里恩还击败了科茨维尔,后者还有未来的NBA球星理查德·汉密尔顿(Richard Hamilton)坐镇。

罗比·施瓦茨:我在场外的替补席上看着他们互攻了数回合,当时我在想:“什么?这是在哪儿?这还是一场高中联赛吗?”

在2004年的NBA总决赛中,效力于底特律活塞队的汉密尔顿再次“杠上了”湖人队的科比,那一次却是汉密尔顿赢了。

埃默里·达布尼:看到他们两个再次对决,实在是太酷了。感觉就像是,几年前我们才在一起打高中联赛,而如今他们都已经进入到NBA的总决赛了。这两个人之间的对攻一定会很精彩的。

半决赛的时候,劳尔梅里恩高中撞上了自己的死敌切斯特。去年的州际决赛,正是这支队伍把劳尔梅里恩从冠军的宝座上拉了下来。

德鲁·唐纳:在距离州际半决赛还有几天的时候,科比在一次训练中伤到了鼻子。随后,我们花了两天的时间做出了一款定制的面部护具,并将保密工作做得“严防死守”,不让切斯特知道这个消息。但在比赛的前一天,科比却说“算了吧”,还是决定不戴面具了。那场比赛他一人独得39分,而球队也顺利地进入到了决赛。

罗比·施瓦茨:比赛一直持续到了加时阶段。科比接到了界外传球,他冲破切斯特的层层防守突入禁区,完成了一个漂亮的扣篮,还造成了对手犯规。这是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比赛。科比的进球为我们锁定了胜局,我们终于战胜了他们。

在以77:69的比分战胜了切斯特之后,劳尔梅里恩高中又在决赛中以48:43的比分战胜了卡特卓尔中学。在高中的最后一个赛季,“王牌”科比终于为劳尔梅里恩带来了“州冠军”。

当年四月,科比宣布他将跳过大学,直接参加NBA的选秀。5月,他出席了自己的毕业舞会,女伴是R&B女歌手布兰蒂·诺伍德(Brandy Norwood)。6月,科比在第一轮第13顺位被夏洛特黄蜂队选中,随后又被交易到了洛杉矶湖人队。

二十年过去了,科比在劳尔梅里恩高中的队友们将会如何回忆他的篮球生涯以及他们共处的时光?

汤姆·佩蒂特:这太疯狂了。每当我告诉人们:“我和科比是高中同学。”他们的反应都是:“什么?!”这感觉就像是,如果有人告诉我他和迈克尔·乔丹是同学,我也一定会当场吓呆。

盖伊·斯图尔特:他依然保有着刚入劳尔梅里恩校队时的那份态度:不放弃每一次练习,不会向任何人认输。如果你在球场上犯下了一个错误?他会大声地训斥你。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的科比,这是他们最大的相似之处。

布兰登·佩蒂特:很奇特的是,科比并没有上过大学。所以我们几乎可以算是他唯一的“背景”了,这一点很特别。

大卫·莱斯曼:在科比出现之前,劳尔梅里恩高中并不算是一个传统的“篮球强校”,但现在它是了。从我们那时起,劳尔梅里恩数次获得“州冠军”。如今,在劳尔梅里恩打球的孩子们都是师从于“科比以前的教练”,他们在进入大学后还有机会继续打球。

格雷格·唐纳:科比横空出世,帮助我们赢得了53年来的首个“州冠军”。胜利孕育出了更多的胜利。我们开始持续地赢球,标准也有所改变。球队提高了自己的门槛,而且不会再降低它。

戴夫·罗森伯格:唐纳教练非常了不起,他保持住了球队的良好势头。为此,他理应收获更多的赞誉。

德鲁·唐纳:一晃20年过去了,真令人难以置信。但科比影响到了他身边的每一个人,而且是很积极的影响。

罗比·施瓦茨:我从他的身上学到了什么是“职业素养”,这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在高中时,我是一个骨瘦如柴的“豆芽菜”。但如今,我已经在健美比赛中征战了两年半的时间。人们会对我说:“哥们,在锻炼的时候你对自己可真狠呐!”但只有我知道,所有这一切的根源都在劳尔梅里恩的体育馆里—那个凌晨五点就赶来学校开始练球的科比,永远都刻在我的心中。在17岁的时候,我会对他的所作所为感到不以为然。但其实,他的态度一直在影响着我,直到今天已彻底地融入了我的生活之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