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加码成都!B站能否创造下一个王者荣耀

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9月,法定代表人为罗德望,经营范围含软件开发;信息系统集成服务;平面设计;

B站近一两年对游戏赛道可谓青睐有加。如媒体报道称,据天眼查数据,仅今年3月10日到17日的短短8天时间内,哔哩哔哩先后投资4家游戏公司。

这次入股成都被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被外界视为是B站布局游戏赛道的又一例证。

在游戏产业领域,成都有“中国手游第一城”“中国游戏产业第四城”之称,B站要在游戏业务上有更大的建树,加码成都,并不让人意外。

今年2月,成都哔哩哔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郑彬炜,注册资本1000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包含: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电视剧发行;电影发行;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互联网信息服务等。

企查查股权穿透显示,该公司由B站关联公司上海哔哩哔哩动画有限公司100%控股。

2021年8月3日,成都布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上海哔哩哔哩科技有限公司为股东,同时公司注册资本由100万人民币增至约143万人民币,增幅约43%。

成都布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6月,法定代表人为陈泊霖,经营范围含软件开发;网络与信息安全软件开发;动漫游戏开发;数字内容制作服务等。

股东信息显示,目前该公司由陈泊霖和上海哔哩哔哩科技有限公司分别持股约70%、30%。

2020年9月,成都猫之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生投资人(股权)工商变更,新增B站关联公司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出资25万人民币,持股比例为20%。

成都猫之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8月,法定代表人为黄煜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软件开发、数字内容服务、翻译服务等。

天眼查APP商标信息显示,该公司申请了多条名为“NEKODAY”“泡沫冬景”的商标。

据该公司官方微博显示,其目前开发了一款名为泡沫冬景的游戏。此外,该公司还为游戏赫炎的印加诺克的发行公司和开发商之一。

今年1月14日,哔哩哔哩电竞正式宣布完成首轮1.8亿元融资,其中天府文投和博瑞传播参与跟投。

上述B站投资的多家企业,包括成都本地文化企业和文创基金跟投哔哩哔哩电竞,方向都主要集中在游戏领域。当然,也有B站入股的公司主要业务为长视频。

但总体来看,B站持续重仓成都的方向主要是游戏产业。有报道称,2021年度B站投资的游戏公司中,有多家都位于成都。

成都的游戏产业起步较早,不管是在上下游产业链的完备程度,还是在文化氛围,抑或是公共政策支持力度方面,都有着突出优势。

2020年5月出台的《成都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推进“电竞+”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要依托成都市在电子信息、软件研发等高科技产业和智能经济、创意经济、数字经济等新经济领域的发展优势,建设“电竞文化之都”。

并提出24条具体措施,从游戏研发、赛事活动落地、电竞场馆建设、自主IP打造,人才引进等多个维度给予丰厚政策扶持和奖励,最高奖励可达2000万元。

在成都注册后两年内即实现对成都的贡献程度超过500万元、1000万元的电竞软件企业,可分别一次性给予最高100万元、300万元的奖励。

成都在电竞产业方面的友好环境,也吸引了一大批游戏公司的聚集。有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12月,成都共有2474家游戏研发公司。

除了以龙渊、东极六感为代表的成都本土游戏公司持续发展,近几年成都吸引了多家老牌游戏大厂建立分公司,包括腾讯、三七互娱、完美世界、游族等等。

一是,公开信息显示,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为成都人,毕业于成都信息工程大学。

二是,B站靠构建“二次元”圈层起家,而成都是全国“二次元”文化最为浓郁的城市之一,两者的气质比较契合。

成都作为中国动漫最活跃的城市之一,素有“二次元之都”、“动漫之都”的称号,是国家四大数字媒体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之一。作为动漫产业领域的主流城市,每年举办的漫展超200场,诞生了将近400家动漫游戏企业,拥有超5万动漫游戏相关从业人员。

比如,去年以来,B站已多次传出裁员消息。今年5月又被指启动新一轮裁员,并且据传涉及多个业务线,其中就包括游戏等部门。

虽然针对裁员传闻,B站方面对外强调的是业务调整导致的人员调整,否认了大规模裁员的说法,但压力是无法否认的。

目前,B站仍是一家持续亏损的企业。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一季度实现营收50.54亿元,同比增长30%,但净亏损却高达22.84亿元,经调整净亏损也仍达16.54亿元,而上年同期净亏损为8.9亿元,亏损额几乎翻倍,表现出明显的“增收不增利”特征。

从营收构成看,直播及大会员业务营收20.52亿元,同比增长37%,是B站的第一收入来源。

备受关注的游戏业务营收13.58亿元,同比增长16%,是B站的第二大营收。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四季度,B站上市以来游戏收入首次降为第二大收入来源。今年一季度,则继续维持了这一状况。

除了代理发行的游戏业务之外,从去年开始就逐步地在投入自研的团队。从B站目前的业务规模来看,游戏自研会是当前阶段的第一重点,几年以后应该有一半的游戏业务的收入是来自于自研的产品。

这个背景下,就更容易理解B站这一两年为何要频频在游戏行业下注。但即便如此,游戏业务的营收地位却不升反降,这是否说明投资的游戏公司的“产出”能力并没有预期中那样好?

较之于网易、腾讯等老牌游戏企业,在自研游戏领域属于“后来者”的B站要想站稳自己的脚跟,势必面临更大的挑战。

尤其是在游戏版号审批更加严格的今天,B站要想实现“弯道超车”,困难不可低估。

从当年的王者荣耀,到近年来的二次元游戏,成都给游戏行业贡献了不少爆款。持续加码成都的B站,又能否打造出自己的爆款?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