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疫情彩票业务陷入困境这个老板“灵机一动”……

大学生小龙点开手机里的一款App,App首页滚动着最新的电竞讯息,还醒目地分了四个板块,英雄联盟、刀塔2、CSGO和王者荣耀。那时正好是相关电子竞技游戏职业联赛举办期间,他看过App里专家的预则方案和赛事分析,就熟练地在App里充值下注竞猜。

然而,不到一个月,小龙先后充值并输掉的钱多达上万元,这些钱都是父母给他的生活费。

小龙和其他很多电竞爱好者一样,是在QQ群里看到的信息说这是个电竞竞猜App,猜对了平台能兑换黄金。令小龙没想到的是,这款App背后竟是一个职责分工明确的犯罪团伙以及成熟的犯罪产业链。

陈辉是这款App背后的“大老板”,他名下有多家公司,原来从事的是彩票业务,但因为疫情,彩票业务陷入困境。偶然间,陈辉看到别人利用电竞比赛竞猜后,他觉得自己发现了个致富商机:利用电竞竞猜来开设赌场。

陈辉的眼光确实“不错”。2020年,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与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中国电子竞技用户达4.88亿人,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365.57亿元。

12月16日,亚奥理事会宣布电子竞技获准列入杭州亚运会竞赛项目。电竞行业的发展很被看好。

说干就干,陈辉立即拉了当时没有工作的于维入伙,陈辉负责决策,于维负责出面执行。

2020年7月13日,陈辉、于维和海南一家公司签订合同,以人民币1元的单价向对方采购“某虚拟积分”。这样,他们App的用户便能将账户内的“星星币”兑换成积分后在这家公司的电子商城中使用。

7月16日,两人又联系上西安的一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约定由这家公司提供电竞竞猜的赔率支持,确保他的公司竞猜业务达到约定盈利率,并按照盈利率的固定比例给服务费。

他们的队伍也在不断扩大。陈辉、于维召集专业技术团队集中前往海南省海口市开发这款App,并安排专门的销售部门在各大社交平台推广,同时设立客服部负责为玩家在线解决使用过程中出现的各类问题。

App投入使用后,他们在知乎等平台投放的广告里也称这款App是“国家政府批准的几家电子竞技竞猜娱乐平台之一”。

对用户而言,这款App下载界面介绍说是“专为电竞爱好者提供一站式服务的App,提供包括新闻资讯、赛事赛程,战绩查询、实时比分、专家预则方案、赛事分析、数据参考等服务”,甚至还写道,“新用户注册必须进行人脸识别,可以保障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陈辉很是精明,为了逃避打击,他们将技术、运营、销售等任务分派给不同公司,并大量招聘人员,形成一个分工明确的犯罪团伙。

技术团队里有人负责对App进行网页流程设计,形成完整的充值、下注、提现过程,再由其他人进行软件开发及日常运营期间的维护。还有人负责联系“支付宝”“银联”等充值渠道运营商,使客户能在App内通过上述渠道进行充值。

运营团队则通过在线为“客户”服务,对“客户”反馈的相关异常问题进行处理。倘若无法自行解决,再向技术、推广等负责人员反馈。

销售团队负责招揽赌客。他们在“”、电竞爱好者的QQ群及各大直播平台里发布广告,在App明显位置里放上了竞猜、兑换的广告以及详细的兑换流程攻略,诱导玩家下注,使玩家向赌客转化。销售团队的收入是底薪加提成,每招揽一个赌客下注,他们能拿到赌注金额的3%到5%作为提成。

被招募来的员工主要是年轻人,有的是刚离开校园的毕业生,还有的是电竞游戏爱好者出于自己的兴趣选择了这个职业。他们当中,有的是轻信陈辉说辞,也有的是知法犯法。

而销售团队的刘新则更令人唏嘘。因为意外,刘新的眼睛落下残疾,他在就业市场里遭遇了不少困难。得到这份工作,刘新非常珍惜因此更加努力。他十分信任团队的管理人员,因而放松警惕,被裹挟着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2020年底,陈辉和于维曾经有过一次神秘的讨论。他俩听到了些风声,一个比他们早上线几个月的电竞App被查了,那个App和他们干的几乎是一样的事,只不过那一家的提现方式更为简单直接。

陈辉和于维设置了一系列烦琐的兑换流程,试图掩盖App赌博的本质。一个赌客从下注到提现,要倒4次。首先是通过支付宝、银行卡等渠道充值到自己的账户,以1:1的比例可以获得名为“星星币”的虚拟代币。有了“星星币”,便能在App内对各大热门电竞赛事进行下注。比赛结束后,赌客的账户余额根据实时赔率以“星星币”进行结算。

当“星星币”攒到一定数额想兑换时,赌客再以1:1的比例兑换“某虚拟积分”虚拟代币,这个积分能在一个电子商城里换取“金砂”,“金砂”也就是当初广告语中写的能换的黄金。但其实根本没有黄金,也不存在谁想兑换黄金的问题。

拿到“金砂”后,赌客能将“金砂”“出售”,最终得到现金,完成“钱进钱出”的流程,而“钱进钱出”就是赌博有别于竞猜的判断标准之一。

陈辉和于维讨论的具体内容不得而知,但显然他们感知到了风险却心存侥幸,觉得自己的App比被查处的那款更“曲折”,不是直接给钱而是通过“黄金回购”,不会有问题。

从之后的发展情况来看,即使有了前车之鉴,二人仍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试图扩大业务,客户量和收到的赌资均呈现上升趋势。

两人并不知道,一条举报线索早已让这款App进入了警方的视野。根据线索,上海公安机关顺藤摸瓜,经过长期缜密侦查布控,2021年1月,在海南、上海等地同时行动,实施抓捕。

犯罪嫌疑人到案后,警方根据供述、指认,调取的微信聊天记录等证据证实了各人在犯罪团伙中的分工、参与时间及获利情况等事实。

2020年7月至2021年1月,他们共收到投注1346万余元,客户提现788万余元。充值记录显示,App使用人数达数百人。

2021年10月29日,上海市闵行区检察院向闵行区法院提起公诉。检察院指控,以陈辉、于维为首的犯罪团伙为了牟取高额不法利益,以电子竞技竞猜为幌子,设计开发App用于开设赌场,其行为均触犯了刑法相关规定,涉嫌构成开设赌场罪。

11月16日,闵行区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陈辉、于维等28人因犯开设赌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至一年不等,并处罚金。

办案检察官称,2021年,开设赌场的案件高发,但本案比较特别,他们以电子竞技竞猜为幌子,以App为形式开设赌场,多环节兑换模式使犯罪手法更为隐蔽,他们对电子竞技及周边行业的发展产生了负面影响。(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