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旧金山顶尖公立高中的申请季才知道什么叫越功利越失望

对高中生而言,未来能进入梦寐以求的大学,相当于为自己的高中生涯划上了圆满的句点。美国学生也是如此,不惜花费极大的精力与时间,达成申请书上的条条数据。但是,对名校、分数功利化地追求,真能换得名校的青睐吗?美国亚裔导演Deborah Lum聚焦亚裔学生的纪录片《再加把劲!》,跟拍了Lowell High School的几位学生,真实展现了他们如何应对学业、人生规划、种族等问题。尤其是面对迥异的申请结果,他们的感悟值得深思与借鉴。

近年来,申请大学变得越来越内卷,不仅对国内的准留学生来说是这样,对于美国学生亦是如此。申请一所怎样的学校,对于高中生来说,一定程度上反映着他们对未来的规划。如何让自己心仪的学录取自己,是很多高中生高中生涯里的最后一道大题。

去年,美国亚裔导演Deborah Lum聚焦亚裔学生的纪录片《再加把劲!》(Try Harder!)就跟拍了Lowell High School的学生,展现了他们如何应对学业、人生规划、种族等问题,而学生们各异的申请结果也引人深思。

学生们所在的Lowell High School是旧金山湾区排名第一的公办学校,亚裔学生的比例非常高,基本在30%左右浮动。影片主要跟拍的是2013年入学Lowell的学生,那一届亚裔的比例高达32.5%。

同时,学生的学历压力也特别大,学生们都这样形容刚来到Lowell的感受:

但另一方面,诸如斯坦福、麻省理工等顶尖大学虽然每年都来到Lowell做招生宣讲,但Lowell实际能够进入这类学校的人数却不多。尽管如此,学生们对未来的期望仍然很高。

被问到想上什么大学时,哈佛、斯坦福、哥伦比亚这样的顶流占了大多数。虽然到了第二年,学生们多少有点被名校的高要求削减了些锐气,但看得上的学校也得是UCLA这样的。

在影片中,学生们之间流传着一个神一般的人物——Jonathan Chu。

GPA高达4.7,音乐老师说他拉小提琴的水平可以进入学校有史以来的前五位;

在早申阶段,Jonathan就成功获得哈佛的offer。同学们一边赞叹,一边评价道毫不意外。

Jonathan可能是无数人梦想中的样子,但是他这样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而导演跟拍的其他孩子的申请故事,则给了人更多的真实感——他们各自面对着不同的难题,可能是家庭的压力,可能是父母的期望,也可能是自己的迷茫。

名校情结,刚来Lowell的学生几乎人人都有,但大多数在一年以后,开始转变了想法。很多学生说,自己发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对于被名校录取已经没有那么大的把握了。

不过,Shea和Sophia算是两个例外,他们两个是被跟拍的学生中一直在坚持非名校不可这一原则的特例。

在亚裔学生居多的Lowell,来自白人家庭的Shea还是蛮显眼的。不过,他的家庭并不富裕,妈妈住在外地,爸爸有毒瘾,他是奶奶拉扯大的孩子。从很小的时候起,Shea就要负责所有的家务,而爸爸不仅失业,而且从不尽一个父亲的责任。

在初中,Shea身边有不少人抱着不努力也能成功的想法,这让他过得非常痛苦,而Lowell则成了他追求自己同道和目标的地方,因为这里的学生都非常努力。

他对于名校的坚持来源于他对未来人生的规划——他希望以后能研究替代能源,并且他坚信一定要进入TOP20的大学才能在这个领域做出影响力。

不过他对自己的实力也有认知,斯坦福当然很好。可是即便我GPA有4.0,SAT分数接近完美,我也才只有1/5的概率能被录取。即便如此,他还是非常坚持一定要申请藤校。

但是,申请大学的竞争之激烈已经今非昔比了。AP物理老师Richard说,在90年代,Lowell的学生只要荣誉课程的平均评价稳定在至少B,进伯克利那是轻而易举。但现在已经截然不同了,过去15年以来,顶尖大学的录取率已经下降了超过50%。

Shea选修了难度超高的AP物理C,在一些同学眼里,只有数学学得很好,物理也学得很好,总之是百里挑一的好学生才会选这门课。他也是班上唯二的11年级学生,比其他被跟拍的学生要低一年级。

在12年级,Shea还遇到了一次变故。因为父亲犯事,父子两人被房东赶出家门,为了继续在Lowell上学,Shea必须留在旧金山,所以他没有选择搬去和妈妈住,而是咬牙一个人坚持生活和上学。能在Lowell上学,这一切就都值得。

多重的身份,也带来了多重的事务,对此,Sophia说自己是那种喜欢并且也能够同时兼顾很多事情的人。

早申阶段,Sophia选择了斯坦福。常规申请阶段,她申请了5所藤校、2所UC系大学、斯坦福和其他几所顶尖大学,共计11所。

Shea在学期最后一次考试的成绩,让他的微积分只拿到B等级。我的GPA只有3.9,SAT只有1500,但是能进入顶尖学校需要GPA4.0,SAT1600的成绩。我的申请材料不足以让我进入顶流大学,这样我也没办法做到我以后想做的那些事。

在哈佛的集体面试前,Sophia还在和同学讨论,该怎么回答你为什么想来哈佛这个问题。对她来说,这个问题还没有确切的答案。

而经历了学长学姐们的申请季后,Shea不再咬定名校。他相信自己即便不进入那些顶流学校,也能够在自己研究的领域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里,他有更多时间来考虑选什么学校和自己的未来。

就像很多学生把藤校作为目标一样,很多学生的父母也抱有同样的心态,混血儿Rachael和亚裔Alvan就是其中两个。

Rachael是非洲裔和白人混血,一直和非洲裔的妈妈生活在一起,母女俩关系十分融洽。

在很多人印象中,非洲裔都不太关心孩子的成绩,但Rachael的妈妈不是这样的。她对Rachael的期望很高,虽然总是用鼓励的语气鞭策着Rachael,可Rachael还是觉得有一些期望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Alvan的父母是中国台湾到美国的第一代移民,也是典型的亚裔父母,尤其是妈妈,是个十足的虎妈。

Alvan自己的梦校是UC系大学,对麻省理工兴趣一般般。但是父母参加麻省理工的宣讲会比他还积极,查早申结果比他还快,把分数看得非常重要。

Rachael说,妈妈的期望是她的压力,也是她的动力,为了同一个目标,母女两人共同合作。

Rachael妈妈会把在日历上写好给女儿的备忘录,对于成绩,她一面非常关心,一面也总是鼓励女儿。物理很难,拿了B没关系,但别忘了自己一定要努力,才会有回报。

当Rachael得知自己PSAT中的某些科目进入了全美前1%时,直呼这不可能!但妈妈却把这个当作女儿实力的证明,鼓励她一定要试试以哈佛或者斯坦福为申请目标。(注:PSAT学术评估测试预考,也称为国家优秀奖学金资格测试,通常在11年级参加。)

要说成绩,其实Alvan的实力已经很强。他的职业目标是成为一名脑外科医生,他可以口若悬河地向UC旧金山分校的博士生介绍自己的暑期研究项目和成果。博士生姐姐称赞道,一个高中生能在一个暑假就做到这种程度的研究非常不容易。

在升学指导课上,老师直言不讳地说,有时候种族就是被拒的原因。即便看起来再完美的申请材料,仍然有被名校拒绝的可能。

于是,Rachael选择做一名学生记者。除了做主题采访,她也对自己的混血身份进行了思考,在校报上发布了题为I Will Not Choose的文章。

而为了打破死读书的刻板印象,Alvan也付出了很多。他玩Hip-hop音乐,坚持跳舞,甚至在化妆舞会上打扮成刻板印象中的亚裔的样子,达到喜剧效果。

最终,ACT33分,GPA4.1的Rachael进入了4所藤校的waitlist,布朗大学和康奈尔大学向她伸出了橄榄枝。Alvan在接受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录取后,又顺利从UC伯克利的waitlist变成正式录取。

作为一个亚裔家庭的孩子,Ian身上则有着和其他人的紧张感不同的一种节奏。

Ian家已经在旧金山生活了好几代,当其他父母计划着孩子们上哪一所大学更能获得成功的时候,Ian妈妈淡然地说道:

我希望孩子上一个社区大学就好,不要上那么多AP课,因为这样他可以花更多时间去思考自己真正想做什么。尽管,她和丈夫都是Lowell这所名校的校友。

成为医生,是很多亚裔心中的理想职业路径,理想人生模板。而初入Lowell时,出于对学校和自己的自信,Ian觉得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考上哈佛或者医学院,然后步入医生的职业生涯。

像难度很高的AP物理C,他就没有选。面对镜头,他诚实地承认:我没有勇气去选会涉及到很难的数学知识的课。

高难度的课程、标化考试成绩、各种课外课程和奖项,只要是说得出来的能吸引大学的事情,总会有人做得比我好得多。

此外,Ian还要争取学校的奖学金,这样他才读得起大学。面对这些目标和条件,Ian感叹:对我不利的因素太多了。

但即便如此,他也还是没有颓废,不断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着。他说面对这样的劣势,自己必须加大赌注。

在升学指导老师的办公室,Ian的脸色说不上好看。他原本计划一口气申请20所大学,但是老师建议他减到12所。

成为雄鹰童子军能不能让我更有可能获得奖学金?(注:Eagle Scout,童子军的最高级荣誉)

和其他同学比起来,Ian的学术确实有些弱,因为AP考试分数不够理想,有些大学他连尝试都不够资格。

10月末,在另外咨询了一位升学指导后,Ian把埃默里大学牛津学院作为目标。埃默里大学牛津学院只设大一、大二年级,而学生在大三可以选择直接进入埃默里大学继续学业。

对于妈妈,Ian非常感激,他说:妈妈让我学会看到自己在其他方面的可能性。

在课余,Ian会为自己的satirical blog准备素材,尽管妈妈完全不懂他的作品,但还是非常支持,只说或许是自己不懂幽默才看不懂吧。

在确认结果那天,Ian还有着双重烦恼:能不能被录取?被录取了能不能有奖学金?最终,学校的邮件用粗体祝贺他获得录取,并且获得了全额奖学金。

有人叹息,自己拼尽努力去申请的目标学校脆拒,而自己根本不用费力的学校却给了脆录;有人开玩笑说大学是靠抛硬币来决定录取谁的;有人看到别人被自己的梦校录取,控制不住地羡慕嫉妒恨。

孩子们的反应如此真实,但把进入什么大学看作自己价值的评判标准也会带来痛苦。Ian的妈妈就说道,自己之所以不成为一个虎妈,就是因为不想把儿子看成申请书上的那些数据,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当然,要改变对名校的崇拜,对分数的追求,非一朝一夕能够改变。所以申请策略就成了辅助的手段。

一方面,需要有挑战的勇气。就像Rachael妈妈说的,她一直鼓励女儿去尝试那些看似不可能的学校,因为申请不能太保守了;

另一方面,也要有面对失败的勇气。学校的升学指导还专门用一节课,让孩子们想象一下,如果所有想去的学校都拒绝了自己的话,该怎么办。

不算尖子生的Ian说,很多人把名校看作高薪工作的保证,认为有钱才有生活。但在他看来,内心的幸福比追求这些更重要。

而当Shea放平了心态,不再执着于名校以后,他尝试不再用功利的眼光看待一切,依然独自照顾自己,兼顾学习和生活。然后,在早申放榜日,收到了来自斯坦福的祝福信!

天啊!我该先告诉谁呢?在独居的屋子里来回踱步,Shea有些不知所措。当他不再刻意去追求名校的时候,按部就班做好自己的时候,反而获得了青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